分类目录归档:生活杂绪

为什么我劝你不要碰数字货币期货合约

嗯,这篇文章写在一次爆仓之后。•◡•
“爆仓”这个词对现在的我而言已经不陌生了,人生的第一次爆仓献给了bitmex,那时候根本啥都不懂。在18年玩现货亏得差不多连底裤都没了之后居然还指望去玩期货翻身,毕竟在币圈,做10倍、20倍杠杆期货翻倍太常见了,所以给人一种很容易赚钱的幻觉。事实证明,我还是太naive了,期货的难度远远大于现货,也就是说玩期货合约大概率是要亏钱的,这点毫无疑问。为什么呢?
首先,我之前觉得合约能赚钱的一个假设是:即使不关注盘面,每一次开单都有一半的概率翻倍,有一半的概率爆仓(翻倍和爆仓都是极端的说法,只是表示收益和亏损)。能够赚钱是因为基于这个基本假设我们可以做好两点:

  • 设定一个阈值严格止损,这样就不会爆仓了,同时一旦猜对了方向收益大概率会超过止损阈值
  • 盘面判断正确率大于50%

基于以上两点,如果开单的次数很多,从统计上来说确实是可以赚钱的啊,但为什么现实情况却是很多人都亏了钱呢?上面两个假设看上去很美好,但实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

  • 你的盘面判断正确率能真的能达到50%吗?币圈是一个被严重操纵的市场,这就使得上面的第二点假设不成立了,你对盘面判断的准确率[……]

    继续阅读

为什么我不再从事算法的工作了?

结缘

从我2016年接触人工智能到现在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启蒙学习来自于吴恩达在斯坦福教的那一门CS229机器学习公开课,我当时(2013年)看的并不是现在Coursera上的那一门机器学习课,而是一个画质很模糊的公开课视频。由于画质太渣,有些板书公式的推导看不清楚,似懂非懂。但是,当时就有一个巨大的疑问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机器到底是如何学习的?”带着这个疑问,2017年开始我就在Coursera开始正儿八经的学习机器学习了,不得不说Coursera上的那门《机器学习》真的很适合入门,比周志华的西瓜书好太多了,学完之后又去学了《深度学习》系列,整体而言难度并不大,用到的数学80%都是高中数学。

2016年下半年我就有了出国留学的打算,主要想法是工作了两三年觉得重复性的工作太无聊了,没什么激情,想趁着年轻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当时选定的三个国家和地区是香港、新加坡和英国。英国想去的学校(比如帝国理工啥的)学费太高,伦敦地区的租房又很贵,超预算;新加坡的NUS需要考GRE,而且offer来的太晚;而NTU则没有什么好的CS硕士项目;那么很自然地就来到了香港。其实,那时候并没有抱着能[……]

继续阅读

聊聊这小半年

谁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再过几天就真的到27岁了,无论怎么和我妈argue我的年龄这个时刻还是来了。年龄是岁月的标识,有时候无意间照镜子确实能感受到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再也不是二十一二岁的毛头小伙子啦。但也不必过于伤感,每一个年龄都有它自己的特点,与其感叹时间飞速流逝不如想想如何活好当下。之前的26年每一次过年都在家,而今年春节则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和几个同学好友在远离家乡千里之外的香港度过了一个很特别、很开心的春节。我们在年三十的晚上一起做饭,小伙伴儿们的手艺太赞了,年夜饭太过丰盛,甚至比我在家吃的还好,有点小感动。席间把酒言欢,欢声笑语不断,于我而言真的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那一晚我喝多了,很早就睡了,好多事不记得了,略感遗憾。只记得春晚刚开始时主持人提到“港澳同胞”时我们一片欢呼,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身份观看春晚,真的不一样。春晚,这个年年被吐槽的晚会好像一年年被削弱了,它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了,至于内容究竟怎么样,是否有人看,是否值得吐槽真的不太重要了。
Imgur
我一直有个观点,一个人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你自己可能根本察觉不到,但是如果让你穿越到几年前的某个时间节点,再去比较现在[……]

继续阅读

MSc到底值不值得读?

这篇文章本来应该是17年7月份就写的,但那时候还没入学,体验不深,写这样的一篇文章是不太恰当的。而如今在港科学习了小半年之后觉得是时候把这篇拖欠了很久的文章补上了。说实话,在我自己真正准备申请海外高校之前,我对海外高校的master的认识是很模糊的,后来发现大部分内地的同学跟那时的我一样,对海外的master根本就不懂。所以,今天花点时间来科普一下。

海外的硕士学位
最常见的硕士学位有文学硕士(Master of Arts;简称MA)和理学硕士(Master of Science, 简称MS、MSc),还有工学硕士(MEng)以及工商管理硕士(MBA)等。这些硕士学位主要分为两种:研究型(Research-based)硕士和授课型(Taught/CourseWork-based)硕士,或者两者混合。
什么是授课制的硕士呢?简单来说,就是上课考试,修满规定的学分,CGPA达到最低毕业标准即可毕业,不参与科研,学制一般是一年。那么相对的,研究型硕士不仅要上满一定学分的课,还要参与科研,最后还要写论文参与答辩。在英联邦教育体制下,授课制的硕士有MA, MEng, MS, MSc, MCom[……]

继续阅读

港科の初体验

我想我应该是一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不知不觉到香港已经十几天了,从工作状态切换到学生身份,再从上海到香港,接受这些转变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说道的不适。可能是香港和上海真的太像了吧,但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香港,不仅仅是香港的物价比上海贵了30%-50%,还有那温热潮湿令人每天要洗好几次澡的天气。这里我真的要吐槽下每天穿梭于学校和山下的小巴,简直破败不堪,跟老家小县城的小巴差不多。有些公交站牌连站点信息都没有,上下站都要招手,不然不停。而且司机上下山开的极快,过弯都不踩刹车,让我有种时刻都有可能要翻下山的不安全感。哈哈。此外,还有最重要一点是,香港底层群众在服务时会不自觉地透露出一股怨气,反正我在公共场合咨询一些香港人问题或者在一些小餐厅吃饭,从来没看被笑脸相迎过(哎,可能我长得太严肃了?)。所以啊,底层人民的服务态度并不好啊,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当然了,这一切只是我下了两次山之后的体验,有点吹毛求疵了,香港整体而言还是很不错的,在这里你确实能感受到中西方文化交融的影子,这在全世界都非常独特。
HK_STREET
吐槽完香港,再来说说学校吧。就这几天的感受而言,港科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我欢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