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这小半年

点击量:472

谁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再过几天就真的到27岁了,无论怎么和我妈argue我的年龄这个时刻还是来了。年龄是岁月的标识,有时候无意间照镜子确实能感受到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再也不是二十一二岁的毛头小伙子啦。但也不必过于伤感,每一个年龄都有它自己的特点,与其感叹时间飞速流逝不如想想如何活好当下。之前的26年每一次过年都在家,而今年春节则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和几个同学好友在远离家乡千里之外的香港度过了一个很特别、很开心的春节。我们在年三十的晚上一起做饭,小伙伴儿们的手艺太赞了,年夜饭太过丰盛,甚至比我在家吃的还好,有点小感动。席间把酒言欢,欢声笑语不断,于我而言真的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那一晚我喝多了,很早就睡了,好多事不记得了,略感遗憾。只记得春晚刚开始时主持人提到“港澳同胞”时我们一片欢呼,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身份观看春晚,真的不一样。春晚,这个年年被吐槽的晚会好像一年年被削弱了,它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了,至于内容究竟怎么样,是否有人看,是否值得吐槽真的不太重要了。
Imgur
我一直有个观点,一个人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你自己可能根本察觉不到,但是如果让你穿越到几年前的某个时间节点,再去比较现在的自己,你会发现已然走了好远。真的很难想象,二十年前一个奔跑在乡间小道上的小屁孩能够在二十年后坐在世界排名前50的大学的图书馆里学习。自己走到这一步浑然不知,但是你要以现在的眼光再来看待这件事,你会发现这一切发生的概率都太低了。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取得了多大的成就,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是这一切对一个生长于乡间的少年来说太难了,怎么算都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所以,有时候我真的很相信命运,有些事的发生就在冥冥之中。

那天我跟前同事在微信上聊天,我问:“我走了这么久公司有没有什么新鲜事?”他很淡然的说:“没有”。“一点也没有?”我又追问道。他说”一点也没有“。所以,真的很庆幸自己走了出来,做了那个可能是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跳出了所谓的comfort zone。要是还待在原来的公司,三年后的自己和今天没什么不一样,这是很可怕的。 有人曾说有一种延缓时间过得太快的方式是尽可能去体验不同的生活,对此我深有体会。

回顾这小半年的读书生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收获的东西比我过去三年累计的总和还多。如果让我总结,我想着小半年的留学之旅是梦幻的,激动人心的、充满希望的、充实的(It is a magical, exciting, hopful and stressful one year.)。这小半年自己成长了很多,要说最大的变化可能是在精神层面:人格上更加独立和完整,不卑不吭,更自信,更淡定,具备了清晰的判断力和做决策的勇气。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来源人生经历,我一直觉得人生阅历特别重要,你必须要push自己去看一个更大的世界。因为一个人的视野和眼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看问题的角度,以及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一个从未没登顶过山峰的人又如何能想象出山顶日出的美丽风光?只有具备了一定的知识和阅历之后,才能对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很多事情有自己的判断力,才不会被煽动,被误导。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了才会觉得没什么,比如名校硕士学历,留学,人工智能,虚拟加密货币,区块链,甚至是创业,当你真的走近他们时才发现这一切也没那么高大上。比如,在学习人工智能之前我总觉得机器学习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机器都能学习了,这也太牛逼了吧?可是到现在,差不多把整个AI领域里的知识都学完了,才发现所谓的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根本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个样子,这一切都源自于学术界相对浮夸、高雅的命名,学术界误导了媒体,而媒体又误导了普罗大众。当门外汉津津乐道地讨论“未来人类会不会被机器人干掉?”的时候,业内人士笑而不语。再比如,去年年底去复旦参加了一个创业项目课程,虽说没学到什么太多的知识,但还是开了眼界的。比如我至少知道了很多商学院的课是什么样子的,以及更加坚定了自己不适合创业,做一个职业经理人可能更适合我,所以将来说不准还会去读个MBA。所以,面对一层不变的生活,面对新生事物,不要什么事都不做,做点改变,走近它,只有变化才会催生新的可能。

14号那天收到一封学校的邮件,仔细一看原来是去年开学前申请的奖学金成功了,数额是$3w港币。真的太意外,太惊喜了。回顾这小半年脱产读书以来,财政上是只出不进,处处捉襟见肘,虽说不上窘迫,但总不如工作时那般自如。所以,这笔奖学金于现在的我而言真的算是雪中送炭了,也算是一种激励吧。一想到那句“越努力越幸运”就真的有种流泪的冲动,我想上帝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努力的孩子。

至于未来嘛,还是那句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写于
2018/2/17,戊戌狗年大年初二
大浦仔村,香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